2匪紧追‧派报员跳沟‧泡水中1小时获救

2020-06-05
396 评论
444 人参与
2匪紧追‧派报员跳沟‧泡水中1小时获救(吉隆坡6日讯)又一名派报员遇劫,现年64岁的华裔派报员罗健华清晨出外派报后,遭2名匪徒一路跟蹤企图抢劫,他在惊慌逃跑时误入死巷,弃摩多逃跑却不慎坠入深沟,导致颈项脊椎受重创,目前急需进行手术,否则可能会瘫痪。这起劫案于週日早上7时左右,在隆市甲洞华友花园的巴士候车亭前的大沟渠发生。伤者罗健华和妻子张瑞凤育有3名儿子,事发后警方已前往医院向伤者录取口供。妻子张瑞凤(61岁)在士拉央医院向记者指出,丈夫于清晨4时左右就前往领取报纸,过后在回家时发现有2名马来男子共乘一辆摩多尾随在后,于是即刻回家避难。水“没想到匪徒仍不死心,在我丈夫派完报纸準备回家时,再次紧追在后,甚至一路追到住宅区的死巷,丈夫只好丢下摩多,先后跃过两道沟渠逃生,岂料他跃得过第一道沟渠,却无法跳过第二道沟渠,直坠入沟中。”颈项脊椎伤手脚无法行动她说,当丈夫被对方追入死巷时,丈夫当机立断弃下摩多,惊动了几名住户,其中一人即刻前往通知她,指有看到丈夫的摩多,却没有看到人,因此她赶紧和儿子四处寻找。“我们没想到丈夫竟然已跌进距离案发现场旁的大沟渠内,他伤及颈项脊椎,手脚已无法行动,更喊不出声音,庆幸最终被发现,被居民从大约有数尺深的沟渠救出,送往医院急救。”她指出,就在丈夫出事后,当地居民目睹有2名马来男子骑着摩多快速逃去,相信就是涉案匪徒,可是没有人发现丈夫跌在附近的沟渠中,直到逾一小时后,大家才发现他泡在水中,无法动弹。“倘若事发地点并非死巷,相信丈夫必定能逃得了,就是因为无路可逃,才会在被2名匪徒追赶时,丢下摩多试图跃沟渠逃生。”张瑞凤透露,由于丈夫目前血压过低,因此医生表示还不能动手术,而且丈夫伤及颈项脊椎,必须放入铁片,惟有关手术需耗资至少1万令吉,对于他们家庭而言是相当困难。不动手术恐瘫痪张瑞凤向记者指出,士拉央医院的医生经过诊断后表示丈夫必须进行手术,否则可能会永久性瘫痪,可是有关手术的费用不菲,家人必须先準备1万令吉,而且必须在动手术前缴清。“医生告知我们,目前士拉央医院无法进行这项手术,因为没有相关的器材及设备,我老公必须送往其他政府医院如中央医院、双溪毛糯医院或者是蕉赖国大医院进行手术,惟现阶段老公的血压还很低,必须等到合适才能转院。”术前需缴清1万元这名家庭主妇也对丈夫的手术费懊恼不已,毕竟要在如此短时间内拿出这笔钱,对于小康之家的他们而言是相当困难。“医生建议去国大医院,毕竟那里有7名骨科医生,而且设备也齐全,不过费用大概是1万令吉,他要我们先有心理準备,因为这笔钱必须在手术前就要过账;老公之前有买医药卡,可是过后就没买了,因此费用必须自行承担。”她透露,医护人员已送丈夫去进行扫描,而丈夫还处于清醒状态,可是却无法说出完整的词句,相信是伤势所造成。“警方已安排警员亲自到来向丈夫录取口供,而我们也前往医院的警亭报警了。”居民称治安向来不错据华友花园的居民指出,当地治安很好,过去也鲜少发生罪案,没想到这次竟然会发生如此严重的意外。聘请保安巡逻巴詹(84岁,退休人士)向记者指出,他已住在当地逾60年,大约是在20年前当地曾发生一起破门行窃案,匪徒用罗里到来载走受害者财物,之后就没再听闻有发生罪案。“我们这里有聘请保安,每天都有进行巡逻,可是事发时却没有人发现到伤者被追逐。”他说,事发时他被摩多声响惊醒,可是下楼一看只是看到伤者的摩多,却没有看到伤者,直到1小时后才看到有人从沟渠救出伤者。“这条大沟渠非常宽,一般上居民都是走石桥过,相信当时伤者非常慌张,所以才会企图跃过,最终却不慎伤及自己。”警列企图抢劫调查吉隆坡刑事调查主任拿督邱震华指出,伤者没有任何财物损失,因此已将此案列为企图抢劫案处理。他透露,根据警方向伤者家人了解,伤者是为了躲避两名摩多匪徒,在逃走时失足掉落大水沟。“警方将到医院录取伤者口供,以作进一步调查。”警方仍在追查两名匪徒下落,并希望目击者挺身助查,可联络吉隆坡警察之友(03-21152222)。出门派报带棍防身张瑞凤透露,丈夫是于3年前才开始派报纸,在这之前他是在巴士公司任职,退休后曾在弟弟的铁厂帮忙一段时间,最后才决定加入派报员行列,没想到会出事。“丈夫曾向我透露曾有人要打劫他,因此在每天出门派报纸时都会随身携带一支木棍,这段日子都不曾发生甚幺事,万万没想到这次遇上匪徒,会伤成这样。”她说,64岁的丈夫本来大可退休安享晚年,根本不必从事派报员,毕竟3名儿子都已出来做工,不过为了打发时间,再加上每月派报纸可获1800令吉的收入,足够他个人的花费,因此他才会持续做下去。她指出,丈夫派报纸地点主要是在住家附近的几个住宅区而已。妻:匪疑掌握夫行蹤妻子张瑞凤相信,匪徒在下手之前已掌握了丈夫每天的行蹤,因此趁丈夫出门派报纸时尾随抢劫。“一般上老公每天早上4时左右就前往双溪毛糯的孟加兰领取报纸,然后就载回来家里,我们一起分配,过后丈夫就送往咖啡店及订户,大约7时许左右就派完报纸,每天几乎同样的行程,却让匪徒轻易掌握了他每一天的行程。”她说,丈夫出事前向她透露,两名尾随在后的马来男子并非当地居民,而且儘管他已回到住家,两人的摩多仍在附近徘徊。“没想到就在老公派剩最后几份报纸时,遇上等待多时的两名匪徒,他即刻骑摩多慌不择路逃跑,但最终出事。”记者于週日中午前往案发现场查看,发现伤者坠入的沟渠有数尺深,而且有污水及垃圾,沟渠的宽度也相当大,就算成人也不容易跃过,更何况是已有六十余岁的长者。公会将与警对话派报人早晨遇劫为逃命而跌沟导致半身瘫痪,再次敲响全国派报人人身安全的警钟。全国派报公会密切关注事态发展,随时与警方展开对话。全国派报公会总会长兼北马派报同业公会主席陈敬忠不讳言,近年治安不靖让天还未亮便需出门工作的派报人与家属忧心忡忡,槟城甚至有派报人反映,家人已多次要求其应顾及本身安全而转行,以免家人忧心。“公会长期关注治安带给派报人不安全的问题,一直有与警方保持联繫和进行对话,以保障派报人的安全。”他回忆,派报人早晨出动遇劫遇袭,向来断续有之。5年前更是槟城派报人的“惊恐期”,一个月内竟发生至少20宗派报人被劫案,让会员人人自危,惶恐工作。最后,公会即刻与警方对话,警方要以警车巡逻追匪。“不过,槟城巷弄处处,公会觉得警车追匪不方便,恐难以在第一时间追上多数以摩多出击的攫夺匪。所以,反建议警方成立一组6人的摩多巡逻队,时刻照顾路面治安。”他强调,近年槟城警方巡逻队和如雨后春荀成立的自愿巡逻队,已大大改善社区治安,槟近年没再听闻有派报人早晨遇劫事件。他说,半年前马六甲也频频发生派报人清晨出门遇劫受害的情况,最后事件被带到甲州议会讨论才平息。“无论如何,我需要和吉隆坡方面的理事一起讨论、了解事件始末后,才能决定要如何应对,以保障派报人安全。”‧2013.10.06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精彩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