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相信,我们建筑师能够改变人类的生活品质

2020-07-10
153 评论
859 人参与

我相信,我们建筑师能够改变人类的生活品质

伟大的建筑,必然以「不可测」开始,通过设计时的「可测」,最后再回归「不可测」。──路易‧康(Louis Kahn)

谈建筑的书一般分成三类:讲历史、谈理论,或者最常见的──对已完工的建筑加以分析评论。然而本书所挑选的这些建案,是想强调建案成立的「过程」,从概念发想,到设计、发展、建造的各个阶段,乃至最后的成果。

若要呈现这个进程,最直接的方法显然就是请教这些建筑师,而本书的做法正是直接访问主持建筑师,很多时候也会跟当地建筑师和结构工程师对谈。至于建案的选择,则是希望能够呈现各种建筑师背景和建筑类型。我选择的建筑师处于职业生涯的不同阶段:有些是声誉卓着、广受讚扬的建筑大师,除了实务工作,也同时从事教学,将专业理论化;有些虽然知名度较低,但作品水準无庸置疑。

书中内容十分国际化,专业规模大小兼具,因此这些案例可说是呈现出建筑环境的方方面面。每项案例都会先提出概述,再搭配丰富的图片与图说,协助读者理解各个案例完成背后的整套方法,包括:专案团队的合作方式,可能是共同合作或是上下指导;设计须知(brief)的取得和发展方式;给委託人的简报(有的建筑师只会秀出一款设计,有时候会同时秀出几款设计以供讨论);如何透过草图、实际模型及电脑辅助设计CAD 发展概念(电脑辅助设计的使用至今仍莫衷一是,有的建筑师用在设计过程,有的人觉得这只是製图和简报的工具,也有少数人觉得用效果图根本是种诈欺行为);细部设计;签证建筑师(architectof record)、顾问、专家和承造商的合作方式及意见;最后也列出在基地花的时间。

一般提到建筑的设计过程,往往会简化成「英国皇家建筑师学会」(Royal Institute of British Architects)或其他国际专业机构提出的几个作业阶段。各国详情可能不同,但基本上都採用「準备、设计、建造、使用」的流程,然而,如果以为建筑师就只是照这样的顺序,按部就班把这些事做完,其实是小看了他们。虽然我们必须知道有这样的过程,但耐人寻味之处在于(后面就会证明)这些阶段会有所重叠,而且随着建案进行,起初的目标也可能会找到不只一种解决办法。至于过程中出现的问题,也会因为要试着解决而有更深入的了解,甚至可能会为设计带来新的点子;建筑师常常到施工前和施工期间都还会因此而不断改良设计。虽然从一开始,建筑师心中就有个成果的大致构想,但每项建案都像是一趟旅程,只有最好奇、最具创意、思想最开放的人,才能顺利解决途中的各种技术和预算问题。

建筑师就像是乐队的指挥。本书的许多案例都出自知名大师之手,很容易让人误以为整个建案就是只靠这些人;当然,实情绝非如此。建筑这件事,是内部(成立专案团队后,如何组织并让经营者和设计师能彼此沟通)与外部协力的共同冒险。无论建筑师参与的是设计──建造合约,或是设计──建造招标合约(完成招标详细设计以供建造使用后,便交给当地的建筑师或建案经理完成),建案成功与否,就看建筑师有没有能力沟通、激励众人信心。重点在于,建筑师和委託人(不论是个人或代表某机构的委员会)必须要能够互相支持、支援。有些委託人的要求已经非常具体,但有些只是模糊的概念,而建筑师就必须依个人的专业经验及美感表现,擘画出各种可能性,呈现出委託人想要的,甚至很多时候只是委託人「有可能会想要的」结果。最理想的情况,是双方可以热烈互动、擦出创意的火花,但最基本的要求是必须互相熟悉、彼此信赖。最好的建案来自从一开始见面到最后交屋,都抱持着开放、沟通的合作态度。有些建案之所以出问题,常常是因为规模大、工期长,团队成员离职而难以接续、失去连贯性,或是个人不够投入,又或是不尊重核心概念。如果实际使用建物的并非委託人本人,建筑师就得评估、想像真正使用者的需求,可能是透过观察、参访谘询第三方,也可以想像自己是完工建筑的使用者,以决定怎样做才最贴近人心。

布莱恩‧劳森(Bryan Lawson)在《心设计》(Design in Mind)一书中曾引述奥地利哲学家维根斯坦的话:「你以为哲学已经够难了,但我告诉你,和当个优秀建筑师的难度相比,这根本没什幺。」设计建筑物是一回事,但重点是背后无比庞大的责任。建筑不只是构思与建起实体结构的艺术及科学,也不只是空间、形式和氛围的营造,又或是材料、技术、光影的创意运用及协调。我们可以把建筑作品视为某个时代的文化和政治符码,更重要的是,建筑也正是我们日复一日得到庇护、吃饭、睡觉、工作、养家、娱乐、教育和熏陶的场所。成功的建筑不只要实现古罗马建筑师维特鲁威(Marcus Vitruvius Pollio)「坚固、实用、美观」( rmitas, utilitas, venustas)的三大基本原则,也不该局限于现代主义运动的「形随机能」(form follows function)教条,光是坚固、实用、美观还不够,还必须纳入各种使用、感知、享受的需求,在心灵上刺激并影响我们生活和互动的方式。英国建筑师理查‧罗杰斯爵士(Sir Richard Rogers)深爱建筑,而他有几句话正可作为本文的结论:「我对建筑满怀热情,乐不可抑,而且年纪愈大愈是深爱不已,正因为我相信,我们建筑师能够改变人类的生活品质。」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精彩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