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看Wired.tw

2020-07-10
115 评论
999 人参与
我看Wired.tw
Wired.tw≠Wired.com

对于长久观察的人来说,一定知道原生的 Wired和台湾的 Wired是截然不同的。以现阶段的 Wired.tw,文章甚至比一般部落格还弱,更别提那些稍有后台编辑的共笔部落格。其实,如果 Wired.com 知道 Wired.tw 被拿来这样比,已经够不堪了。

原生的 Wired,报导会让人惊叹和受到冲击,像是你的思维会被巨大洪流给沖刷那样。我不期望台湾的 Wired 能马上呈现这种力量,但如果编译、报导的取材都偏离了原生的 Wired,那也实在很可惜,甚至还让人误以为:Wired 就这样而已?并不是。但如果我没有同时订阅原生 Wired 的 RSS,可能就真的以为 Wired 就这样而已。但就是因为有比较,所以觉得 Wired.tw 很 weird。

我原本是相当期待台湾的 Wired,如果能把原生 Wired 的那些「科技与人文的交会」,以及让人惊叹的各种创意和科学进展介绍给台湾,该有多好!至少减少语言的隔阂,让巴别塔矮一点。只是,没想到这塔,反而更高了。

Wired.tw 是要介绍台湾给全球?

后来才发现不是这样。原来,Wired.tw 是要把台湾,或是亚洲介绍给全球。但是一想,这也不对,要让全世界都看到,那总是要用英文呀!用华文介绍给全世界?那肯定无效。

我回顾了一下台湾的 Wired 开始时,总编戴季全说:「我们现在有个任务:根据现在的时空环境,重新发明《Wired》,尤其是属于台湾的《Wired》。我的想法是,纸本绝不是唯一的形式,我甚至不想要追随现下数位杂誌的形态。那幺《Wired》到台湾之后,该怎幺走?目前我们的概念是集合并长期追蹤《Wired》关注的议题与人物,再联合关心这些主题的读者,形成一个社群,和我们一起观察这些议题的走向。这是一个活的形态,大家可以用电脑或行动装置去包围、讨论它。」

Wired.tw 开办一年后,总编换人,说是前总编戴季全的阶段性任务结束了,但当初所说的,却并没有作到,完全没有。连我这个原本对 Wired.tw 有所期待的人,都不太看了。这社群,不但没有形成,只怕比过去更散,或是改在其他地方集结了。

当时,引 Wired 到台湾,认为比香港或新加坡更有优势。现在看来,或许当初香港能做华文的 Wired,结果会是比较好的。要做台湾和世界的桥樑,不能只在本地搞,但我真的看不到对外的触手。

Wired 不该存有贵族心态,Geek 在哪?

会有这些想法,主要是因为在 TechOrange 上面有一篇 Wired.tw 的新旧两位总编的对话记录 ,但这些想法,真的无法认同:

1.「我们做网路的,不会要人去接受什幺、看什幺,我们是提供好的选择,让别人去选择,然后我们再想办法补强。」这意思是说,Wired.tw 不懂或不做媒体应该做的本份-策展?

2.「我认为,纸本是给还不那幺熟悉网路媒体的人看的。麻烦的是这些不熟悉网路的人,大部分是现在的决策者、掌握资源的人。这些人有义务了解、知道网路上流传的资讯,但因为他们不在网路上阅读,所以我们就做纸本给他看。」我想内容的好坏才是重点,就算我这个熟悉网路媒体的人,都对 Wired.tw 失去兴趣,那更别提其实内容不好,也不懂纸本价值,做出纸本真的能有什幺冲击?有这种想法,就是不知道传统媒体的价值啊!就像是讲到行销,脑海只剩下 Facebook 一样。但事情不是这样的!

3.「你没有网路化,泡沬化的就会是你。」嗯…泡沫化在经济上是指「资产价值高于实际」,所以泡沫化的形成会有膨胀期,请问发生了吗?网路化就能救?还是这里的泡沫化,是新的定义,指的是产业的快速消逝?所以网路化是所有产业的救世主?

4.「刚开始在台湾办《Wired》,讲得夸张一点,有点像是要在非洲办一本《经济学人》。」先不讨论这种说法对台湾的网路业或媒体业的努力有多大的不尊重,或是对整个非洲大陆的偏见与歧视。我觉得 Wired.tw 比较像是从镇澜宫请了一尊妈祖,旁人都以为是要发扬妈祖慈悲助人的精神,但是现在却发现那尊妈祖只是装饰艺术,迎妈祖的人其实不信妈祖,也不打算发扬什幺精神。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精彩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