依赖抗生素造就超级细菌,联合国要解决现代医学最大威胁

2020-06-18
911 评论
555 人参与
依赖抗生素造就超级细菌,联合国要解决现代医学最大威胁

联合国 193 个会员国在 21 日签署宣言,将全面对抗具有抗药性的超级细菌,此外,他们也希望大家能意识到持续使用抗生素,会对人体和动物产生威胁。

现代医药学的最大威胁

联合国 193 个会员国在 21 日召开高级峰会,商讨抗生素抗药性的问题,认为这已经成为「现代医药学的最大威胁」。

希望大家重视抗生素议题

自从爱滋病、非传染性疾病和伊波拉之后,这是联合国第 4 次开会讨论关于健康卫生的议题。他们也签署宣言,希望可以藉由这个举动,鼓励社会多进行抗生素相关研究,也希望大家能意识到持续使用抗生素,会对人体和动物产生威胁。

依赖抗生素造就超级细菌,联合国要解决现代医学最大威胁

图为 2011 年研究人员在英国的健康保护局(Health Protection Agency),对超级细菌 NDM-1 肠道菌进行测试,右侧的培养皿因为放有老虎霉素(Tigecycline),所以抑制了 NDM-1 的生长。老虎霉素跟克痢霉素(Colistin)是唯二能对抗 NDM-1 的抗生素。

对抗过程与气候变迁类似

这份宣言的推动过程会和对抗气候变迁的过程类似,接下来各国会相互协助,一同面对超级细菌带来的问题。两年后,各会员国的大使也会向联合国秘书长回报处理状况。

每年有 70 万人受害

根据英国政府调查,每年约有 70 万人因为结核症、腹泻、败血症等各种具抗药性的疾病而死亡,他们也预估 2050 年,死亡人数会飙升到 1,000 万人。不过《卫报》指出,有些超级细菌并没有被列入在清单中,进而让实际死亡人数被低估,像美国,就有数万人的死亡并没有归因到超级细菌上面。

没落的抗生素黄金时代

1940 年代,在盘尼西林被发现之后,全世界迈入了抗生素的黄金时期,起码有 20 种不同类别的抗生素被研发出来,并拯救了数百万人的性命。但是细菌很快就展开反击,以突变的方式来对付想杀死牠们的抗生素。

哈佛医学院拍摄了一支影片,显示细菌如何突变应付抗生素。

依赖抗生素造就超级细菌,联合国要解决现代医学最大威胁

美国的布鲁夫妇(Breaux)拿着女儿的照片,他们的女儿在 2016 年 6 月因为超级细菌而去世。

药商研发新药  细菌跟着突变

儘管药商与科学家不断在寻找新的抗生素来抗衡,但细菌不仅擅长适应各种环境,进化的速度也非常迅速。

「如果我们能从这样的情况学到什幺的话,大概就是一有抗生素被发现,抗药性很快就会跑出来。」疾病管制与预防中心(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,CDC)的副院长蓓特尔博士(Dr. Jean Patel)表示:「我们用抗生素对抗任何事情,把抗生素的存在跟功能视为理所当然,当这些抗生素不再管用的时候,我们总觉得再去找新的就好,但是这种策略逐渐行不通。」

依赖抗生素造就超级细菌,联合国要解决现代医学最大威胁

药商有好一段时间没研发出新药,也让细菌有足够时间突变来抗衡那些旧抗生素。

的确,抗生素的开发正逐渐面临瓶颈,比较容易发现抗生素的地方似乎都已经被翻遍,数十年来也不再出现新型的抗生素。《哈芬登邮报》便指出,若是想要找到新的抗生素,可能要到深海、偏远的沙漠、甚至是人的鼻子这种想像不到的地方才找得到。

药商不愿开发新药

一切在药商停止开发新药后更行恶化,科学进度的缓慢、法规上的限制、投资收益的递减,都让药商越来越不想开发新药。事实上,从新一类的抗生素发表到现在已经超过 30 年,现在的药品界几乎没有什幺大动静。

「我们在医药学上已经数十年没有进展了。」瑞典乌普萨拉大学的传染病学教授卡尔斯(Otto Cars)提到:「在 5 到 10 年之间,当人们真的需要抗生素的时候,我们将会无力提供他们需要的东西。」

依赖抗生素造就超级细菌,联合国要解决现代医学最大威胁

面对超级细菌的发展状况,美国卫生保健专家贾瑞特(Laurie A. Garrett)说:「我们即将面临当年我们的曾曾曾祖父母对抗细菌传染一样的处境。」

除了医药发展碰到瓶颈,另一个很大的问题是人们过于滥用抗生素。举例来说,为了让牲畜可以对抗疾病,长得更大更快,美国有 70% 的畜牧业者都会在动物饲料跟饮用水内放入抗生素。

疾病跟抗生素无关  病人照样吃

过度依赖抗生素的情况在医病关係中也很常看到。有些病人希望可以让病赶快好起来,就会向医生要求抗生素,甚至私自到药局寻找「特效药」。在有些地方,感染寄生虫传染病或是病毒疾病的病人也会寻求抗生素作为解药——虽然这些疾病跟抗生素一点关係都没有。

依赖抗生素造就超级细菌,联合国要解决现代医学最大威胁

联合国将开始注重抗生素依赖和超级细菌带来的问题。

因此,当联合国愿意重视这样的问题,许多人便觉得能在事情完全恶化前就意识到这件事,并试着防患未然,未尝不是件好事。

接下来各国会花上很长一段时间,才能让一切回到常轨。他们必须要投入大量的金钱、研究心力来开发新药品,制订相关法规,同时针对畜牧业者、医生、病人的情况增加管控。

宣言没有设立明确目标

不过,还是有人质疑宣言,疾病管制与预防中心的院长拉斯梅纳博士(Ramanan Laxminarayan)认为,虽然这个宣言是个好的开始,却也指出宣言内容没有设立明确的目标,淡化了国家在整个情况中应该扮演的角色。

也有人觉得比起科学,接下来的难题反而是政治层面的问题,全球发展中心(Center for Global Development, CGD)的成员格拉斯曼(Amanda Glassman)便指出:「这跟伊波拉的情况完全不一样,你不是在拯救眼前的生命,而是在拯救一些潜在的生命。这是一个没有即刻报酬的潜在投资。」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精彩推荐